创业板注册制落地满周岁 为科技资本实业注入循环动力

原标题:创业板注册制落地满周岁 为科技资本实业注入循环动力

漫画 颜庆雄

■ 深圳特区报记者 熊子恒

今天,创业板正式迎来注册制改革落地一周年。过去一年来,182家企业在创业板注册发行上市,其中深圳企业达到29家,注册制改革成功向存量市场“深水区”迈进,为全市场注册制改革探索路径、积累经验,促进科技、资本与实体经济的高水平循环。

回望创业板一年间的成绩单,深圳资本市场改革奏响变奏曲:更加包容的上市制度提升了企业直接融资效率,二级市场交易制度的改变提高了市场活跃度,高效的监管制度加速了市场优胜劣汰。注册制改革的过程尽管不是一路平坦,但创业板市场仍然不断焕发出新气象。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带来了什么?一个最为直观的变化就是,企业发行节奏明显加快,上市审核效率提升,更多创新创业企业获得直接融资机会。

数据会说话。创业板改革以注册制为主线,在首发、再融资、并购重组等领域全面实施注册制,审核权限移交给了深交所。去年8月24日,首批18家创业板注册制企业顺利上市,此后一年以来,通过创业板注册制发行的企业达到182家,创业板的直接融资功能得到充分发挥,进一步为双创企业发展注入活力。

182家这一数据已经远远超过去市场的平均水平,2018年—2020年期间,每年在创业板挂牌上市的企业分别为28家、52家、107家。

相较过去的核准制,在发行条件方面,创业板贯彻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注册审核理念,基于板块定位和创新企业特点,大幅精简发行条件,综合考虑预计市值、收入、净利润等指标,设置多元丰富的上市条件,适应不同成长阶段和不同类型的创新创业企业需求。多元化上市条件效果显现,对不同发展阶段科技创新企业的包容性进一步提升。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表示,在企业IPO的过程中,深交所建立了多元化的上市指标,但更多上市指标并不等同于放松要求,不同的企业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在注册制审核的过程中,监管部门对于这些企业是一视同仁的。对于拟上市企业来说,应该结合自身优势和发展阶段,选择适合的上市标准登陆资本市场。

注册制改革落地后,二级市场的交易制度也发生了明显改变,创业板股票的日涨跌幅限制从10%调整为20%,股票的涨跌幅空间变大,市场活跃度得到了明显提升。

过去一年以来,创业指数累计涨幅超过25%,而同期上证指数仅上涨2.85%,市场风格偏向成长股,科技型上市公司受到投资者青睐。“创业板个股涨跌幅限制扩大,题材个股的波动空间变得更大,操作上的获利和亏损比例也同样放大。交易规则改变对炒作垃圾股的杀伤力很强,在平时选股过程中,我会比以往更加注重在个股的基本面研究上下功夫。”谈起市场变化,一位有着14年炒股经历的张先生表示。

注册制在创业板落地,市场化发行也成为关注焦点,企业IPO不再因市场起起伏伏而被按下“暂停键”。据德勤统计,今年上半年,创业板平均融资规模为6.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7亿元有所上升,发行市盈率也不再设置硬性门槛,22只IPO市盈率在20至30倍之间,26只IPO市盈率超过30倍。

在市场化发行的过程中,新股定价机制同时暴露出一些问题。7月19日,读客文化在创业板上市,当日暴涨1942.58%一度成为“最牛”新股。其实,新股暴利的背后是低价发行,读客文化的发行价仅为1.55元,在定价过程中不难看到机构询价报价趋同的情形。要知道,在读客文化IPO前,最近一轮融资发生在2017年,投后估值超过20亿元。而按照1.55元/股的发行定价,询价机构给读客文化的估值仅为6.2亿元,明显低于此前的估值。

为保证新股发行总体平稳有序进行,不断完善市场化发行机制,深交所已在8月20日发布新股发行承销相关配套业务规则并公开征求意见,旨在加强询价报价行为监管,明确网下投资者参与询价时规范要求、违规情形和监管措施,涉嫌违反法律法规或证监会规定的,上报证监会查处或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的过程中,深交所持续优化监管规则体系,强化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监管理念,搭建简明高效的规则体系,优化发行上市条件,强化公司治理,抓好“关键少数”,强化披露,增设风险警示制度,引导公司报喜也报忧,将喜忧讲清楚、说明白,提高信息披露有效性。

在信息披露的过程中,真实性往往是最为关键的因素,但注册制改革的过程难免会出现一些“小插曲”。今年1月份,证监会出台《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随后启动对创业板和科创板合计20家拟上市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共计16家企业撤回IPO申报材料,令市场哗然。其中创业板抽中11家,9家选择撤回材料;科创板抽中9家,7家选择撤回材料。

现场检查是监管部门书面审核工作的必要补充,经历了年初注册制发行中出现问题,深交所充分发挥现场检查、现场督导与审核问询的监管联动机制,严把上市“入口关”,创业板IPO流程步入常态化。

中国(深圳)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指出,在注册制改革的背景下,新《证券法》也落地实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将面临更加严厉的处罚,情节严重的还将承担刑事责任。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是一个突破口,由此建立优胜劣汰的退市机制,信息披露不过关的上市公司也将面临退市风险,只有将违法违规的成本大幅度提升,真正优秀的企业才能脱颖而出,获得更好的长期发展机会。

在建立完善的信息披露机制的过程中,中介机构的“看门人”责任同样重要。“信息披露是注册制改革的核心,会计师事务所应该把握好信披的第一关,要尽职尽责并承担连带法律责任,坚决避免上市公司出现财务造假的行为,促进上市公司质量不断提升。”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