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米黄汪:与手机厂商做手表出发点不同 自研OS已向第三方开放

视频 | 华米OV都入局笔记本市场?

文 | 新浪科技 张俊

“手机厂商都在做智能手表,华米科技有什么优势?”

华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汪直言,从2014年做可穿戴设备开始,自己已经被这个问题问了七年。

在他看来,这期间不断有手机厂商入局,但华米科技与他们不同的是,整个公司一千多人在七年的时间里专注在一个领域做深做精,目前已经把芯片、传感器、AI算法、终端产品、OS等一系列技术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们的方向很专注,我们的使命就是科技连接健康,这跟大的手机公司的方向是不太一样的。”黄汪说,手机厂商做手表,还是以手机为中心的生态来思考问题,关注的是手表怎么连手机、智能家居、汽车;而华米是以健康为中心来思考问题,要建立健康类的生态。战略不一样,给用户提供的价值就会越来越不一样。

比如在近日刚刚发布的Amazfit GTR 3和GTS 3系列智能手表上,就搭载了最新一代华米科技自研的 BioTracker™ 3.0 PPG生物追踪光学传感器,升级为6通道配置,带来心率、血氧、压力和呼吸速率测量,支持房颤心律失常自动甄别、夜间睡眠质量分析、零星小睡记录等健康功能。

其中,Amazfit GTR 3 Pro首次搭载PumpBeats™血压监测引擎,并通过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合作,共同研究腕部智能血压手表在未诊断高血压人群中对高血压的筛查作用。

黄汪表示,华米未来将推出更多的健康功能,比如血糖,以及其它更深入的疾病监测。

另外黄汪认为,华米与手机厂商不同的是,在手表与手机的互联互通上做得最好。华为手表与华为手机匹配更好,一加手表与一加手机匹配更好,但如果用户买的是苹果手机但又不想买苹果手表,华米可能就是最佳的选择。

“不是所有的用户买了小米的手机就一定想买小米的手表,也不是所有的用户买了华为的手机想买华为的手表,都不一定的。所以我们反而是兼容了最多的手机厂商的手机,是互通做得最好的一个公司。”

在智能手表上,华米确实比其它手机厂商更加深入,已经推出了数代自研的黄山芯片,以及自研的Zepp OS。

黄汪坦言,自研芯片的过程很痛苦,从终端厂商跨越到做芯片存在有很大的鸿沟,需要投入很多,可能一开始有很多资金投入就浪费了。但只要有市场基础,战略是对的,坚持往下走,总会走到成功的彼岸。

在自研OS上,华米也经历了同样的过程,需要持续多年的重投入。在全新发布的Amazfit GTR 3和 GTS 3系列上,也首次搭载了自研的原生智能手表操作系统Zepp OS。 

黄汪透露,华米已经将Zepp OS授权给了关联公司亿通科技,由他们服务更多第三方厂商,包括在智能家居、IoT领域所有希望用Zepp OS的厂商。

开放Zepp OS背后,也有着华米扩大自身手表与其它IoT厂商互联互通的意图。黄汪举例,如果一个智能门锁、智能台灯用上了Zepp OS,自然而然就会跟华米手表连通,因为连接协议都是打通的,就可以实现用手表刷智能门锁、控制台灯。

自研芯片和OS背后,是华米付出的巨大的研发投入。黄汪表示,过去三年,华米平均每年的研发投入超过4亿元,2020年超过5.3亿。“我们的竞争对手都很强,不管是华为也好、苹果也好、三星也好都很强,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是重技术投入这样的一个方式往前走。”

在加大研发投入的同时,华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全球销售与营销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范斌认为,华米未来在中国市场将专注两大方向,第一是继续加强渠道建设,与其他品牌相比,华米成立的时间还比较短,渠道建设是需要持续加强的,也会是中长期战略;另外就是加强品牌建设,希望让更多消费者了解华米的品牌内涵和产品。

这也是华米此次发布Amazfit的中文名“跃我”的目的所在。

为了增强竞争力,黄汪还定下了华米智能手表在中国这个母国市场要比全球市场价格更便宜的策略。“我们也希望能够用我们技术那么先进,功能那么好,产品这么精良,价格又定得那么合理,能够快速地弥补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品牌、渠道,相对于其他手机厂家品牌渠道上的劣势,希望能够让更多消费者认识到我们品牌跟手机品牌不一样的地方。”黄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