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数字经济“牵引力” 从中央到地方划定路线图

  激发数字经济“牵引力” 从中央到地方划定路线图

  数字经济的发展再次被提至重要高度。

  1月16日,《求是》杂志发表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重要文章《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文章指出,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有利于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有利于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有利于推动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

  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7.8%,数字经济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此前,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下称《规划》)提出,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开年以来,包括上海、浙江等多地也在加大部署,力推数字经济发展。

  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规划》明确,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是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主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融合应用、全要素数字化转型为重要推动力,促进公平与效率更加统一的新经济形态。

  上述文章指出,要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推进重点领域数字产业发展,规范数字经济发展,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积极参与数字经济国际合作。

  赛迪顾问业务总监高丹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数字经济涵盖范围广,既包括与信息化相关的软硬件——数字产业化,也包括通过数字经济驱动传统产业数字化升级——产业数字化。从发展长久性、持续性来看,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最关键问题就是核心技术攻关,这既关系到产业的长久发展,也关系到产业链、供应链的完善和补齐问题。

  在高丹看来,在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方面,中国目前既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从机遇端来看,中国IT产业发展多年,整体产业和企业竞争力大幅增强,同时数字时代的到来重构了传统IT架构和生态,为IT产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从挑战端来看,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正面临着全球供应链不稳定的挑战。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既要发挥制度优势,在加大研发投入、集聚研发人才、强化应用示范等方面开展相关支持,在创新制度方面做工作,也要尊重ICT产业和数字经济产业的特点和发展规律。

  “ICT产业和数字经济产业技术更迭很快。我国目前数字经济的优势在应用端,要将应用端的优势嵌入和反馈到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方面,加快对本国关键核心技术的应用,并形成以中国企业为主的生态圈。”她认为。

  与实体经济融合提速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强劲发展,数字基础设施与用户规模已十分庞大,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也在提速。

  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经建成全球最大的光纤网络、4G和5G独立组网网络,网民规模位居世界第一。具有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100家,连接设备数超过7600万台套。

  上述文章指出,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要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推动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等产业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产业深度融合,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

  去年7月,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表示,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关乎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修课”。

  近日,《“十四五”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发展规划》《“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等一系列规划对外发布,从创新、应用、供给、支撑等多方面,推动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高丹认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是应用端的问题。从融合领域看,结合我国“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发展战略,制造业领域是未来最重要的融合方向,但我国制造业信息化基础相对较弱,中小制造业企业数量多、利润低,数字化应用进程任重道远。

  “国家和政府引导扶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数字化企业要设计和推出成本低、可解决复杂信息系统的产品和服务。”高丹称。

  同时,文章指出,同世界数字经济大国、强国相比,我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还要看到,我国数字经济在快速发展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健康、不规范的苗头和趋势,这些问题不仅影响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而且违反法律法规、对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构成威胁,必须坚决纠正和治理。

  高丹提醒,数字经济发展必然会带来数据安全等问题,信息安全企业和制度法规也要跟上,保障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安全。

  多地加大部署数字经济

  除了中央层面的规划,各地在2022年伊始也加大了部署,从发展和治理等方面完善数字经济发展。

  1月12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上海市数据条例》(下称《条例》)配套政策解读新闻发布会,《条例》已于去年11月25日经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于今年1月1日生效。该会议也是今年上海市政府第一场新闻发布会。

  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吴清介绍说,为保障《条例》尽快顺利落地实施,上海市政府研究制订《贯彻实施〈上海市数据条例〉配套工作分工方案》,梳理了七方面37项配套措施任务,按照“能快则快、能早尽早”“成熟一项、推出一项”的原则,计划于今年3月底、6月底、12月底三个重要时间节点,分批出台配套政策或完成配套措施,在年内基本建成数据领域“1+X”制度体系。

  吴清表示,上海作为超大城市,要实现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是必由之路,既要靠法律、制度,也要靠数据技术。制定出台《条例》,就是要为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条例》的出台,标志着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1+1+3+3’政策框架已初步建立。”

  和去年一样,苏州今年召开的新年第一会——苏州市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创新集群发展大会,继续聚焦“数字”,并拓展和延续了2021年的“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主题。

  会上,2022年苏州市委、市政府“一号文件”——《苏州市推进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创新集群发展指导意见》发布。明确“十四五”时期,苏州将动态投入超1000亿元专项资金,用以支持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创新集群发展。

  数字经济大省浙江1月11日召开数字经济系统建设工作会议,会议强调,数字化改革是浙江省新发展阶段全面深化改革的总抓手,数字经济系统建设是浙江省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构建以数字经济为引领的现代产业体系的重要路径,“产业大脑+未来工厂”是浙江数字经济系统建设的“路”和“桥”,是一次对产业体系、主体关系和治理体系的系统重塑和集成创新。

  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创新创业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柳卸林看来,在数字化时代,越来越多的数字化相关产业会在发达省份集聚,导致区域之间的创新能力差距拉大。同时,数字化加速了新兴产业成长和集聚的过程,为部分落后省份提供了追赶的机会。政府应不断完善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制定明确的区域数字经济产业发展政策。

  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20年有13个省市数字经济规模超过了1万亿元。赛迪顾问首席专家、城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高翔对记者表示,区域数字经济未来发展需要关注“两端发力,彰显特色,多点示范,跃升发展”。

  他解释说,两端发力是指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彰显特色是指由于各城市群、都市圈的资源禀赋不同,也承担着不一样的使命,因此会沿着不同的方向发展。“而在多点示范和跃升发展方面,我国已经陆续批复一些国家级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区,未来会进一步在更大的领域形成多样和系统的示范。比如在核心应用场景方面,要依托我国特大内需市场的优势,以及已有的ICT领域比如5G、工业互联网等优势,实现跃升发展。”